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_ 670 求和-

时间:2021-02-23 15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鲇鱼头小说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670 求和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哪怕巴哈马公司是一家商业公司,并不能代表巴拿马政府,但“开炮”也是实际意义上的战争行为,即使海地牌面上的实力比巴哈马政府强上很多,也由不得卡斯帕·林赛不谨慎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巴哈马是英联邦的一部分,即使英女王可能并不重视巴哈马,甚至连巴哈马在哪儿都不清楚,巴哈马毕竟也是英联邦的一份子,而海地已经脱离法国的殖民地行列,失去了宗主国的支持,这时要开战,肯定是需要莫大勇气的。

    所以卡斯帕·林赛选择了“警告射击”,严格说起来,这并不算是攻击行为,而是迫不得已的例行公事,卡斯帕·林赛希望对面“哈珀号”的船长也是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20世纪中叶诞生了墨菲定律,其中最主要的部分是: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,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,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给卡斯帕·林赛足够的机会,那么说不定未来卡斯帕·林赛有机会创造出一个“林赛定律”也说不定,因为事实正想着卡斯帕·林赛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发展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脱离了法国人的统治,海地的状况确实是每况愈下,这一点在军事方面表现的更加明显,透过单筒望远镜,卡斯帕·林赛发现“海地号”发射的炮弹落在距离“哈珀号”至少300码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“海地号”和“哈珀号”的距离不过一英里,也就是大概1760码,距离如此之近,弹着点的偏差却又如此之大,这看上去根本不像“警告射击”,而像是一种另类的示弱,像是“海地号”再向“哈珀号”证明:我很弱,快来打我。

    “哈珀号”的反应也很快,即使是海面风浪很大,卡斯帕·林赛也能清楚的看到,在“海地号”开炮的一瞬间,“哈珀号”船舱里很快跑出来几十名水手,然后安装在“哈珀号”船头的两门75毫米海军型速射炮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去炮衣调转炮口,直指“海地号”方向。

    “上帝,他们不会开炮吧——”水手长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这是战争行为,应该不会这么轻率。”轮机长喃喃自语,更像是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准备迎接炮击——”大副彼得·托尼声嘶力竭的提醒,紧紧抓住驾驶室舷窗边的扶手。

    狭窄的驾驶室里顿时乱成一团,军官们惊慌四措,自顾自发布根本不着边际的命令,水手长大声呼喝着要继续攻击,轮机长则建议暂避锋芒,而作为船长的卡斯帕·林赛脑海中嗡嗡作响,只有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:战争,终于又要来了——

    为什么说“又”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卡斯帕·林赛脑海中刚刚闪过,距离越来越近的“哈珀号”上突然腾起两股黑烟。

    “哈珀号”开炮了!

    三秒后,“海地号”后方距离不到50码的海面上突然腾起两团橘红色的火焰,然后爆炸声才轰然而至,即使隔了这么远,卡斯帕·林赛也仿佛感受到了火焰的烈度和冲击波的强度。

    这只是“哈珀号”的第一轮轰击,却已经形成跨射,双方水手的素质差距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“上帝,他们使用的是高爆弹!”彼得·托尼的声音里透着绝望。

    好吧,真可怜,作为堂堂一个国家的海军力量,“海地号”上的火炮使用的还是实心弹,这根本无法和“哈珀号”上的使用的高爆弹相提并论,考虑到“哈珀号”只是一家商业企业,这个事实真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反击,我们要反击——”卡斯帕·林赛也感受到了绝望,下意识的使用了“反击”这个词,这分明是已经把自己放在弱势地位。

    天,这里可是海地的领海!

    速射炮对比旧式火炮最大的改进就在于发射速度,正常来说,速射炮每分钟可以发射5-7发炮弹,而旧式火炮每分钟只能发射一发左右,这还只是理论数据,而且只适用于小口径火炮,实际上如果在实战中,双方的差距只会更大。

    战争中,一点点微笑的差距都会被无限度放大,成为决定天枰走向的砝码,更不用说差距大到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虽然“海地号”想要反击,但“海地号”还没有完成射击准备,“哈珀号”又成功进行了两轮炮击,其中第二轮炮击中,又一发炮弹成功击毁“海地号”船舷上巨大的明轮,这导致“海地号”失去动力,有变成活靶子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升起风帆,我们不能失去动力,向‘圣马可号’发信号,我们要返航——”卡斯帕·林赛以最快的速度下达命令,力求抱住这艘海地海军的旗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‘圣马可号’已经跑了——”彼得·托尼的声音让卡斯帕·林赛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,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有钢铁般的意志,更何况一直处于动乱中的海地,这样的国家根本无法让人生出为止献身的念头,逃跑就成了唯一选择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当“海地号”中弹的时候,卡斯帕·林赛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也是逃跑,所谓的“中弹”只是一个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“哈珀号”没有给“海地号”逃走的机会,螺旋桨推进的优势在这一刻显露无疑,“哈珀号”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接近“海地号”,当距离近到足够让卡斯帕·林赛看清楚“哈珀号”驾驶室里那位满脸络腮胡子的船长时,“哈珀号”上的火炮再次开火。

    距离如此之近,卡斯帕·林赛只看到“哈珀号”炮手放肆的笑容以及刺眼的中指,然后一切就被剧烈的爆炸吞没。

    按说,对于木质轮船来说,燃烧弹似乎是更好、更经济的选择,但“哈珀号”上似乎根本没有装备燃烧弹,即使是距离近到几乎可以引起误伤,暴躁的“哈珀号”依旧选择了高爆弹。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将本已陈旧不堪的“海地号”从中折断,紧接着“海地号”的残骸以惊人惊讶的速度沉入海底,“海地号”上的水手们甚至来不及解开被固定在船舷上的救生船,一时间海面上到处是零星的木板和爱好的水手,仿佛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“哈珀号”并没有为落水水手提供救助的意思,一脸冷酷的鲁宾逊指着惊慌四措逃走的“圣马可号”要赶尽杀绝,“哈珀号”拉响汽笛,就像是吹响了冲锋号,飞快的向“圣马可号”接近。

    好吧,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“圣马可号”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,所以“圣马可号”的自私行为就像是面对死神时绝望的挣扎,没有丝毫用处,对于海军来说,“圣马可号”的行为近似侮辱,只可惜他们领悟这一切太晚。

    两天后,纽约总督岛,李牧终于收到相关战报。

    “海地政府对于巴哈马公司的攻击行为非常愤慨,要求巴哈马公司撤出海地角,并赔偿相关损失,而且还要交出相关责任人,否则海地政府绝不罢休。”骏马集团法务部主管梅尔维尔·福勒向李牧汇报。

    “绝不罢休?那么我们的皮埃尔总统又能做些什么?”李牧很好奇,不知道海地政府能做到哪一步。

    “大概会把巴哈马公司告到日内瓦国际法庭,或许寻求国际帮助,不过这些方面能获得的支持都极为有限。”骏马集团高级顾问尤利西斯·格兰特根本不认为海地政府有“绝不罢休”的实力。

    国际法庭!

    好吧,李牧原本还以为,海地至少会找个类似“国联”一样的组织主持公道,哪知道才是“国际法庭”而已,那就算了,李牧没有站上被告席的爱好。

    相对于二十一世纪,十九世纪的世界仍然是个“蛮荒世界”,虽然二十一世纪的“联合国”也只是个摆设,仍然是拳头大了有理,但并不像十九世纪表现的这么**裸,国联要到1914年才会出现,甚至国联的前身“各国议会联盟”也要到1889年才会出现,目前这个阶段要解决国际纷争,除了真刀真枪干一架,大概就只有《日内瓦公约》及《海牙公约》中的精神可供借鉴。

    注意,仅仅只是“精神”而已,《日内瓦公约》和《海牙公约》对于国家之间的战争并没有丝毫约束力,只对某些战争行为有诸如“建议性”的条款。

    看,仅仅只是“建议”而已,采纳或者是不采纳权利并不在《日内瓦公约》和《海牙公约》。

    至于海地方面可能寻求的国际帮助,这更有点可笑,巴哈马是英联邦的一部分,海地在独立过程中,通过对法裔的屠杀又彻底得罪了法国人,法国人不派军队和巴哈马公司组成联军就算比较宽容了。

    同时得罪了英国人和法国人,要说海地总统也是心大。

    “哦,里姆先生,约翰·马歇尔·哈伦先生希望能得到一个和您见面的机会,他现在就在炮台公园的码头上。”梅尔维尔·福勒笑容满面,如果海地政府真要告巴哈马公司,那肯定会提高梅尔维尔·福勒在骏马集团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约翰·马歇尔·哈伦,肯塔基人,担任过军人和律师,前任肯塔基州总检察长,据说有可能被海斯任命为最高法院**官,是梅尔维尔·福勒的同行。

    虽然站在炮台公园码头就能看到总督岛,但想要见到李牧并不容易,不管是炮台公园码头还是总督岛码头,都由春田公司提供强大的安保,警卫们甚至配备的重武器,没有获得允许,任何船只都不得接近总督岛500码水域,否则就可能被视为非法入侵,警卫可以直接采取任何措施。

    即使是登上总督岛,在抵达核心区域之前,也要经过无数警卫审视的目光,而且只能沿固定的路线前进,否则也随时有可能被警卫盘查,所以想要见到李牧,先提出申请然后安静等待是唯一方案。

    “约翰·哈伦,什么事?”李牧很确定,之前没有和约翰·M·哈伦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梅尔维尔·福勒看了眼手中的战报,眼神有点闪烁。

    “哈,里姆,我要去克林顿城堡找詹姆斯去打球,再见——”尤利西斯·格兰特马上告辞,给李牧留出足够**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哈,总统先生,你是骏马集团的高级顾问,不用回避的。”李牧隐约能感觉到,约翰·M·哈伦是为了什么而来,把尤利西斯·格兰特留下,可以更好地对付律师的那张利嘴。

    很快,在梅尔维尔的陪同下,约翰来到李牧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检察长先生,很高兴见到你,或许我很快就要称你为**官先生,首先我要恭喜你。”李牧还是很客气,面对一名未来的**官,李牧要表现出自己成熟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“里姆先生,很荣幸见到你。”约翰不托大,开场白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即使是**官,在面对一位有着广泛影响力的富豪时,也要表现出应有的尊重,至于二十一世纪影视作品中常见的正直律师斥责成功商人那一幕,只是艺术的美好加工,实际上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?”李牧好整以暇,梅尔维尔化身侍女为约翰端来咖啡。

    李牧的书房里有太多秘密,除了最近亲近的人以及骏马集团高管,没有人能够进入,家里的仆人虽然多,但一直以来,都是初雪负责打扫李牧的书房,初雪怀孕之后,这个工作就交给了格洛莉娅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好消息,骏马集团遵纪守法,是有责任感的良好公民,从来不是法律部门的目标,我这次是带着某人的诚意而来,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某人一个机会。”这个姿态够低,也代表着所求甚大。

    或许是处于某方面的顾虑,约翰并没有指名道姓,但这并不妨碍李牧理解,没错,约翰就是代表海地政府来找李牧谈判的,或者说——

    约翰是来求和的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——”李牧八风不动,等约翰开出条件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